• <output id="dndiy"><pre id="dndiy"></pre></output>
  • <small id="dndiy"><delect id="dndiy"><s id="dndiy"></s></delect></small>

    <mark id="dndiy"><pre id="dndiy"></pre></mark>

    1. <output id="dndiy"><pre id="dndiy"><meter id="dndiy"></meter></pre></output>
        ?
        LOGO
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        又是一年清明时

        2019-04-04 09:23 我要评论(0)

        核心提示:想起我在外地读书时,父亲会在天冷之前送来厚被子,再变戏法似地掏出饭盒里我的最爱、他的拿手好菜“红烧猪手”,笑容满面地嘱咐我与寝室的女生们一起分享;点破我“小聪明”的父亲会开怀大笑:“丫头,这招儿我和你爷爷练酒时也用过……”

        又是一年清明时,思亲祭祖?#32874;?#28789;。

        生命是如此脆弱,父亲?#20011;?#31163;世八个月了。这期间,我数次梦中与他相见。天堂里的父亲竟如爷爷一般和颜悦色、精神矍铄地向我招手,喊我乳名,胖胖的身材,乐呵呵的笑容,像极了一尊海纳百川的弥勒佛。恍惚间,我竟分不清那个身影到底是父亲还是爷爷。在父亲身上,我看到了爷爷的影子。

        爷爷是个?#37202;?#21892;良、乐善好施、笑容可掬的老头儿。自打我记事儿起,老爷子就给我这个印象。爷爷个子不高,中等身材,在外在家都是朴素干净的打扮儿。一件对襟儿褂,一条宽松长裤,一双敞口千层底儿布鞋,手拿一只青玉旱烟袋,这仿佛是记忆中爷爷的“标配”。年少的记忆里,爷爷坐在家中老屋的院子里,四方的八仙桌上摆着一个藤编的小箩筐,箩筐里堆了一些瓜子花生,旁边的磁钢子里冒着热气腾腾的热茶。爷爷眯着眼睛晒太阳,一边吧嗒吧嗒抽着旱烟,一边与晒被子的奶奶唠着嗑:“过两天城里的孩子们该放假回来了,吃罢饭,和上面,擀点儿麻叶;再到集镇上打点儿米酒,城里的俩孩子最爱吃你做的醪糟蛋了……”爷爷口中的“城里的孩子”便是我和弟弟。当我和弟弟飞奔进老院儿,扑进爷爷的怀抱时,爷爷会立刻放下旱烟袋,张开双臂揽着我和弟弟入怀。一边喊着我和弟弟的乳名,一边儿把自己古铜色的笑脸堆成了一张布满皱纹的“核桃壳儿”。周末在老院子的时光总是那么开心,又总是过得那么飞快。临走告别时,爷爷总是会牵着我和弟弟的手,边送我们边叮嘱母亲:两个娃娃都不胖,这是村东头赤脚医生家传的偏方,可以调胃补脾,回去照方子给兰子调养调养……我转头看着爷爷,老爷子拍拍我的头,又向我投来了“核桃壳儿”般的笑容。爷爷没有多余的话语,那种暖心和煦的笑容就是他对儿孙最挚爱的回答。那笑容是那样慈祥和善,以至于今天,每逢想起?#20011;?#21435;世十多年的爷爷,那张笑容可掬的面孔依然清晰可见,?#21448;?#19981;去……

        父亲年少时,我们家家境贫寒,加上六零年左右那段特殊的历史时期,家家都是只能喝到“照人影儿”的稀粥,吃上杂面馍?#20011;?#26159;不错了。父亲和兄弟姐妹们?#21363;?#22312;长身体的年少时代。父亲在弟兄之中排行第二,上面有一个哥哥,下面有一个弟弟;父亲还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妹妹。这一家两个大人,六个孩子,在那样的困难时期,爷爷奶奶能千方百计想尽一切办法对付一家人的胃已实属不易,更何况还要供他们读书。父亲说,那时,爷爷在家中三个男丁之中选择让父亲读书,之后又送父亲去参军,除了父亲聪明好学之外,更多的是因为父亲的性格脾气与爷爷神似。似爷爷一样好友好客、宽宏仁慈、乐善好施。爷爷能从父亲的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。

        那时,爷爷虽然不是什么村干部,但是凭着热情与智慧,他帮助亲友四邻处理过很多事情。不仅把本家儿孙的事情打理得?#38050;?#20837;微;而且对街坊邻居亲朋好友家的事情同样关心,所以在四里八方小有名气。爷爷接到亲友邻居的邀请后,经常走村串户,替人出个主意、和个事儿。事儿办妥后,亲友四邻免不了招待一番。小有酒量的爷爷也不客套,谁家留就在谁家喝上两杯。?#19981;?#28909;闹的爷爷与大爷、叔叔们推杯换盏也是绝不含糊,他这样?#26639;我?#32966;的性格很快就把自己灌多了。很多时候,亲友邻居们也会经常上门,来和爷爷唠个嗑?#25351;?#20027;意,爷爷总会放下手上的活计,递烟倒水,热情招待。聊到饭点儿时,就会让奶奶张罗着下厨做饭。哪怕只有简单的类似花生米、榨菜干儿之类的农家小菜,爷爷也会留住客人喝两盅儿。有时也会招呼父亲上桌儿陪着客人与长辈们喝酒。我曾笑问父亲:“老爸,你的酒量是那时练下的吗?”父亲神秘地一笑:“呵呵!你老爸我继承了你爷爷的酒量,还用练吗?” 想起聊起这个话题时,父亲点起一根烟,眯起眼睛眺望远方的眼神,我便知父亲又想爷爷了。而此时,回忆起与父亲聊天的情景,心头一股揪心的疼,我也是想父亲了。

        想起六岁那年春节,母亲带着我在父亲服役的部队过年。逛商场时,我相中了商场里一双价格昂贵的红色小雨靴。勤俭的母亲不舍得买,是父亲抱过坐在地上哭着不肯走的我,乐呵呵地擦去我脸上的泪珠儿,将那双小雨靴亲自穿到我的脚上;想起我在外地读书时,父亲会在天冷之前送来厚被子,再变戏法似地掏出饭盒里我的最爱、他的拿手好菜“红烧猪手”,笑容满面地嘱咐我与寝室的女生们一起分享;想起爱做美食的老爸经常下厨显摆厨艺,我们爷儿俩坐在家中的八仙桌前天南海北的聊天时,?#19968;?#36225;他不注意,往他杯子里倒上我杯中的酒。点破我“小聪明”的父亲会开怀大笑:“丫头,这招儿我和你爷爷练酒时也用过……”张?#31085;跡?/span>

        Tags:爷爷 父亲

        责任编辑:支苗苗

       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?#20284;?#25991;章的感受是:

        • 支持
          支持
        • 高兴
          高兴
        • 震惊
          震惊
        • 愤怒
          愤怒
        • 无聊
          无聊
        • 无奈
          无奈
        • 谎言
          谎言
        • 枪稿
          枪稿
        • 不解
          不解
        • 标题党
          标题党
        已有0人参与

        网友评论

        用户名: 快速登录
        ?
        ?
        中国福利彩票东方6加1开奖结果
      1. <output id="dndiy"><pre id="dndiy"></pre></output>
      2. <small id="dndiy"><delect id="dndiy"><s id="dndiy"></s></delect></small>

        <mark id="dndiy"><pre id="dndiy"></pre></mark>

        1. <output id="dndiy"><pre id="dndiy"><meter id="dndiy"></meter></pre></output>
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dndiy"><pre id="dndiy"></pre></output>
          2. <small id="dndiy"><delect id="dndiy"><s id="dndiy"></s></delect></small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dndiy"><pre id="dndiy"></pre></mark>

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dndiy"><pre id="dndiy"><meter id="dndiy"></meter></pre></output>